365网站平台,365平台官方网站

365网站平台>企业文化>员工风采>下水道养护工的地上与地下世界

企业文化

员工风采

下水道养护工的地上与地下世界

浏览量:
分类:
员工风采
发布时间:
2013-12-18

1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干了那么多年的掏阴沟工作,我不觉得我比别人过得差,我和同事照样很开心。”——李雄厚

  下水道,被称为“一座城市的良心”。它对城市环境卫生的贡献、对居民生活的影响,甚至对城市交通的影响,不言而喻。

  下水道养护工,正是这个“城市良心”的维护者。他们不仅要掏下水道里的淤泥,还得在阴暗肮脏的地下管道里清淤,面对庞大的地下排水系统,他们的单个力量显然微不足道。但是,从昆明排水公司34名养护工人中的一个普通代表,就能看出这个群体的重要——虽然工作艰苦而平凡,也并非光芒万丈的英雄事迹,却每一天都不可缺少。

  这个普通代表名叫李雄厚,昆明排水设施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一名下水管道养护工。

  一干32年的“掏阴沟”工作

  拖开窨井盖,穿上橡胶裤,下到昏暗潮湿又异味扑鼻的下水管里清淤,这是李雄厚和同事们冬天工作的常态。

  12月11日早上8点,李雄厚和往常一样,从安康路的家中骑上自行车,赶往位于大观桥附近的单位。

  每年的5至10月份,下水道养护工的主要工作是排水、防涝;到了冬春季节,则是疏挖下水道淤泥的最佳时期,他们要抓紧时间对辖区范围内长达1000多公里的下水管道进行清淤,确保雨季不淹水。

  到单位后,李雄厚开着车和另外2名同事前往南强街。那一带餐馆多,下水管道里沉积了大量淤泥和油污。由于道路狭窄,专业疏挖机械无法代替人工作业,只能靠人力疏挖管道里沉积的淤泥。“头一天我们清理了几处,里面淤泥多,非常难闻。”李雄厚说。

  上班早高峰已过,寒风中的街道有些冷清。身着橙色工作服、头戴安全帽的李雄厚和同事将车停靠在路边,戴上手套,拎着工具到达街口,开始清淤。

  李雄厚拿起拖钩,熟练地将10多公斤重的窨井盖挪开,瞬间一股难闻的味道从井下蹿了上来。这个窨井深1.6米,与之相连的是一根管径60厘米的地下排水管道,两者交汇处是一个深40厘米的沉积池,也是窨井的最底部。

  “看,沉积池里的淤泥已经满了。”李雄厚说着,把长长的捞勺捅进井里,开始掏淤泥。待黑乎乎的淤泥掏上来,旁边的同事拉开包装袋,把淤泥倒进去滤水。淤泥里除黑泥外,还夹杂着大量筷子、竹签、塑料袋等垃圾。

  下水道里满是污水,泡在水里的淤泥搅动后不停地冒着黑色气泡,难闻的臭味弥漫在窨井里。李雄厚顾不上这些,继续使劲掏着,不一会儿,旁边已经装满了四五袋淤泥,他和同事的手上全是脏污的痕迹。

  “每个井里的淤泥,少的可以捞五六袋,多的要捞上几十袋来。在地面上打开井盖清淤还好一些,有时候我们得下到井里,进管道里去清理,下面的臭味更浓。”李雄厚说,井里空间狭小,下去后,养护工们只能弯着腰,甚至跪着,用短柄铲子一点点把井底的淤泥铲到桶里,吊上去倒掉。

  12月13日上午,李雄厚和两名同事一起,到环城北路清淤。在一处机械无法打捞的窨井,李雄厚穿好橡皮裤,打开井盖通风一段时间后,带着铲子和桶下到井里。井里随处可见垃圾,还有一个装满物品的编织袋以及塑料袋、绳索。清淤工们打开看了一下,便丢到装淤泥的大桶里。在这口井里,李雄厚捞了11桶淤泥。

  为了便于工作,工人们一般都是穿了防护服就下井,尽管有防毒面罩和口罩,但不是次次都用。“下面很闷,戴着口罩简直没法喘气,不方便干活。”李雄厚说,现在配发了气体检测仪器,每次下井前都得打开井盖通风,然后检测井下气体,尽量减少安全隐患。

  下井后,工人们最多干半个小时就得换人。在狭窄的排水管道里,工人们平均每天要疏挖污泥1吨多。每次从井里上来后,他们的身上都是又湿又脏,头上布满豆大的汗珠。

  在井底究竟有多难受?都市时报记者穿戴好防护服,下到一个较小的窨井里。狭小的空间十分逼仄,很难想象如何在里面干活。管道的底部,是深近1米的淤泥,脚踩下去,人会深深地陷入其中,几乎无法行走,眼前一片昏暗,管道里弥漫着浓烈的异味,让人几乎窒息。

  在管道里待了一阵,身上已经冒出涔涔汗水。觉得实在支撑不下去,我们急忙逃一般地回到地面上。而脱下护具的老李依然面不改色。长期在下水道疏挖一线工作,经受风吹日晒雨淋,他的脸庞已变得黑里透红。下井清淤这种活儿,他们每天要做很多次,早已习惯。

  常人或许觉得在管道里度日如年,而48岁的李雄厚干这一行已有32年了。

  “活地图”与“老排水”是这样练成的

  好学肯琢磨,不怕苦不怕脏,不在乎别人的议论,加上有家人的支持,李雄厚一直干到了今天。

  李雄厚的工作,俗称“掏阴沟”。自16岁起,他就开始与污浊难闻的淤泥打交道了。现在,他是昆明排水设施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一名下水管道养护工。同事中比他年长的占多数,大家喜欢叫他“小李子”。这个对昆明十分熟悉的“小李子”工作勤勤恳恳,在同事中间拥有“活地图”、“老排水”两个绰号。

  这两个绰号绝非浪得虚名。在李雄厚的脑子里,昆明市中心城区的大部分窨井在哪里、管道分布情况、排水走势,他都了如指掌。

  李雄厚的同事回忆,刚入行时,李雄厚很多东西都不懂,他便虚心请教老职工,不懂就问、不会就学,很快就掌握了砌窨井、落水口的砖工技术,以及处理淹水点、分析淹水原因、测量污水流量、过水断面、坡度等相关知识。

  疏挖管道的难点,一是工作环境狭窄,二是空气污浊难闻。市区工地多,建筑垃圾和餐馆、农贸市场排出的油污、杂物混合在一起堵住下水道,给下水道疏挖带来了更大的难度。在窨井中作业,工人腰直不起、脚踩不稳,有时还得跪在窨井里,泡在污水中打捞。

  在清理附近有建筑工地的管道淤泥时,窨井里除了黑泥,底部还淤积大量沙石,有的是混凝土流入后板结在底部。尽管目前有专业的机械打捞设备,但是遇到类似的情况,必须要人下到井底,一点点清理出来。“板结的混凝土只能用大锤和铁杆弄碎,然后清理出去。”

  管道里遍布污物,工人们工作时,不得不忍受刺鼻的臭味,淤泥经常沾到手上、衣服上甚至脸上。“最臭的就是有厕所的地方了,管道里分布着很多粪便。”李雄厚说,每当掏到厕所附近的管道时,刺鼻的异味几

  乎令人窒息。即使上了地面,身上的异味怎么洗都有残留。

  工作中,手被划伤、身上被擦破也是常事,伤口一旦感染,得很长时间才会愈合。除了脏、臭之外,管道里夏天闷热潮湿、冬天水冰冷刺骨,工人们常患呼吸道疾病、皮肤病、风湿病、关节炎等。

  有苦,有累,但也有开心的时候。

  “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,我干了那么多年的掏阴沟工作,我不觉得我比别人过得差,我和同事照样很开心。”李雄厚说,自己学历低,16岁初中毕业后就进入这个行业。当年,他在窨井边掏阴沟觉得很不好意思,最怕遇到熟人,更怕听到“你怎么会去干那样的活啊”这类的话。

  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雄厚渐渐不太在意他人的看法了。“自己干自己的,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。”李雄厚笑着说,每当堵塞的下水道被自己疏通后,心里的那种满足感和成就感足以洗刷疲累;而居民们的感谢和夸赞,更是难得的工作荣誉。

  有一次,李雄厚和同事在书林街疏挖下水道,附近巷内住户找到他,说院里下水道堵塞了,院坝里都是污水,希望他帮帮忙。这个院的排水沟在巷内,不属于市政排水设施,不在他们的工作范围内;但看到淹积水给住户带来不便,李雄厚下班后便带上工具,一口气掏挖了4个多小时,终于疏通了排水沟。住户们在感激之余,拉着他要给钱,可他说什么也不收。

  家人的理解,也是支持他做下去的重要动力。“在家里,妻子非常理解我,排水任务重的时候,经常大半夜都还没回家;有再多的脏衣服,妻子总是忙着帮我洗。”李雄厚说,他最欣慰的是妻子的支持,让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感受到家的温馨。

  忘掉脏与累,寻找工作快乐

  “青年路下面的管道非常宽,在里面可以推着车跑!翠湖边的排水管道,人站在里面伸手还摸不到顶……”

  1995年,原昆明排水公司成立时,李雄厚当时所在的五华区市政养护处撤并,一部分职工分到市道桥处,一部分职工分到了排水公司。李雄厚本来被留在了道桥处,可他知道后,主动要求到排水公司继续“掏阴沟”。同事们觉得他傻,他却笑着说:“我舍不得20多年朝夕相处的同事,还有这个自己已经熟悉的工作。”

  “谁都想找一份好的工作,可我学历低,即便有好工作也不一定能胜任。在这里干了那么多年,虽然很脏、很累,但我坚持下来了。”李雄厚说,当初是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而做这份工作,但后来他觉得,不管什么工作都得有人去干,“下水道没人疏挖,淹水了大家全遭殃。”

  回忆着刚进入这个行当的点滴,李雄厚提到的只是快乐,而对辛酸和脏累却只是只言片语。他回忆着大家一开始时用两轮手推车,一车一车把淤泥推到很远的地方倒掉时,那种热火朝天的场面,还有骑三轮车的“拉风”情景。“清理完下水道里的淤泥,骑着三轮车拉淤泥跑上十几个来回,一点也不觉得累;青年路下面的管道非常宽,在里面可以推着车跑!翠湖边的排水管道,人站在里面伸手还摸不到顶;多年前里面的水很清,还能看到鱼和虾……”说起昆明的地下景色,他如数家珍。

  如今,李雄厚平时和家人上街,都会习惯性地扫视一遍路上的井盖,看到路上窨井盖被盗或是损坏,他都会找来树枝或砖头做警示,提醒路人注意;发现路面上井盖冒水,他也是及时看看,是不是堵塞了、问题出在哪。

  多年来,他利用节假日和业余时间帮忙清理堵塞管道,在洪水中背行人趟水等等,做了多少好事,连他自己都说不清。

  雨季,养护工人除了完成日常疏挖任务外,还要承担防洪抢险任务,24小时待命。遇到大雨,不论白天还是黑夜,“雨情就是命令”已成为他们的职业习惯。只要有情况,工人们立刻赶往各处淹积水现场,“水不退,人不撤”,直到完成抢险任务。冬春季节,排水任务少了,他们便默默地在窨井里、管道下清理淤泥。尽管目前已有机械设备,但上千公里的管道仅靠34名养护工,任务也不轻。

  排水公司疏浚分公司的下水道养护工人们平均年龄在50.7岁。接下来的两年内,将有7名工人退休。由于这份工作的特殊性,年轻人不愿意到这样脏累的岗位,长期招不到新人补充,这些“老人”以后的工作任务会更重。

  目前,还算年轻的李雄厚主动担起更多的工作,又当司机、又当疏挖工,还做专业机械操作、下井清淤、搬运淤泥、清洗,样样能干。

  李雄厚的默默付出,换来了大家对他的认可。1990年至2010年间,他连续20多次被评为五华区建设局、市公用局、市防洪办、市排水公司以及社区等部门的先进工作者;2008年4月,被评为昆明市劳动模范;2011年,被评为云南省劳动模范。

  但是,荣誉并不经常被他提及。面对一个个退休的同事,在希望有新人补充队伍的同时,李雄厚的更多希望在自己。“希望自己身体好好的,把剩下的这10多年干好,坚持到退休的那一刻。”

  先进工作者、市劳动模范、省劳动模范,李雄厚并不常提及自己的荣誉。每当堵塞的下水道被他疏通时,那份成就感和居民们的感谢和夸赞,足以洗刷他工作的疲累。